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

  ■天府早报记者冯浕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正如王安石而言,极地游令有志者无不向往。如今,要完成这个志向越来越容易了!近日,自然资源部网站发布开放赴南极长城站旅游申请。拟赴长城站开展旅游的企业,每年9月15日至9月30日期间的工作日,可向自然资源部政务大厅现场递交中文版书面材料。换而言之,游客在中国的南极科考站里感受南极美景的场景,将很快实现。“震撼,每次去都有不同的收获。”曾经10赴南极的樊照程告诉天府早报记者,10月22日他将再次登船。

  辞职旅行

  第一次去南极花了8。5万

  根据国际南极旅游组织协会发布的数据,我国去南极旅游的人数逐年快速增长,从2005年不到100人次升至2017年近5300人次,成为南极旅游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客源国。

  然而,南极游除了震撼这一标签外,另一个标签便是价高。携程旅游2018年发布的《中国人极地旅游报告》,我国游客通过在线旅游平台选择的南极、北极、极光线路人均花费超5万元,客源群体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扩散。其中,南极产品价位平均在10万元到20万元,一些直飞南极点、南极奢华邮轮产品,价格在30万元以上。

  对于不少人来说,南极游是奢侈的。2016年,时年32岁已经离任石油服务公司现场工程师岗位一年半的樊照程,虽然积蓄已不多,但仍然决定完成自己这个理想,“2015年4月,我辞职后就开始环游世界,2016年11月踏上了第七大洲,当时花了大约8.5万元,这还只是从北京出发到返回北京的费用。”他介绍说,“我们是自助游,花了19天18晚,走的是南极三岛线,如果换做跟团游类似的路线,当时的市场价格是14万元以上。”当然,也有更便宜的,“相同的线路,如果时间换做10天9晚的话,价格上要便宜40%。”

  第一次来到南极,樊照程最为感叹的是“企鹅实在是太可爱了。”他笑着回忆说,“我们19天吃住都在船上,有时候一整天都在航行,到达目的地后会安排每天上下午各一次活动,登陆或是巡游,这个时候才可以离开大船。”有趣的是IAATO(南极旅行组织者协会)有相关规定,要求和企鹅保持距离,“不能主动靠近企鹅5米以内,但是你并不需要这样做,因为只要你静静地蹲在那里,企鹅可能就会好奇地主动来靠近你,这时你不需要避让。”他大笑着说,“企鹅有可能会蹭你,甚至啄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