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在线记者 殷鹏

  最近这段时间,四川经历了多轮高温暴雨无缝切换,前一天还是高温天气,很快又发布暴雨蓝色预警,让人无所适从……

  四川“水火两重天”背后,藏着什么样的气候密码?又如何应对?7月30日,记者进行了采访。

  四川天气为何如此“善变”?

  我国大部属于季风气候,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多发频发。另一方面,新一轮厄尔尼诺事件“火上浇油”,让全球气候变化更加明显。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司长李高认为,“气候变化非常显著的特征就是极端天气发生频率加大,影响的空间范围增大,持续时间加长,造成的损害更大”。

1961—2018年四川平均气温距平变化1961—2018年四川平均气温距平变化

  “四川自然环境复杂多样,具备响应全球气候变化的‘敏感体质’。”四川省环境政策研究与规划院能源与气候变化研究中心相关专家介绍,根据《2019年四川省气候变化监测公报》,1961—2019年我省平均气温呈显著升高趋势,平均每10年升高约0.17℃。其中,攀西地区升温最快,每10年升高0.29℃,高于全国和全球平均水平。据气象部门披露信息,今年6月18日,德阳打破6月高温历史极值。7月26日,成都最高气温达到37.3℃,打破自1961年来有完整气象资料以来的纪录,刷出蓉城新“热度”。“当然,气候变化不仅体现在气候变暖上,也表现在降雨、风速、日照、湿度等气候要素的变化上”。

  气候变化已不可避免。据权威预估数据显示,在中排放(RCP4.5)和高排放(RCP7.5)情景下,四川未来几十年平均气温仍将持续升高,预计每10年升高0.19—0.33℃,到本世纪中叶升高1.4—1.7℃。

2008、2019海螺沟大冰瀑2008、2019海螺沟大冰瀑

  气候变化不仅让夏天“反复无常”,也让冬天一反常态,“冷得瑟瑟发抖”已成过去。“西岭千秋雪”也在加速消融。中国科学院研究显示,20世纪90年代以来,川西高原积雪日数每10年减少6.2天。1966—2009年,大雪山主峰贡嘎山冰川面积减少11.3%,其东坡的海螺沟冰川平均每年消退25—30米,冰川厚度持续减薄。

  上述专家表示,气候变化更广泛的影响正在显现:川西北草地物种组成趋于单一化,若尔盖草原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持续沙漠化;由于水资源波动加大,岷江、嘉陵江流域降水减少,金沙江流域降水增加;四川农作物品种和产量产生变化,自然灾害风险也在加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