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3月14日到7月27日,四川小伙骆垠材困在阿尔巴尼亚4个多月。

  7月27日,几经周折,他终于“中转”到塞尔维亚,艰难地寻求回国的机会。当天深夜,坐在住处阳台的栏杆上听着歌,这是骆垠材近一年来最放松的一天。没有轮滑、没有难找的住宿、没有上课,和朋友聊着天,就天亮了。

  2019年10月12日从北京出发,一路向西,骆垠材轮滑丝绸之路、挑战轮滑最长路程吉尼斯纪录的行程,因全球疫情蔓延,戛然而止。

  这在骆垠材之前10年的“疯狂人生”中,是从未有过的遭遇。轮滑新藏线、横跨亚洲大陆、穿越美国66号公路、阿拉斯加越野滑雪训练、3次穿越贝加尔湖,到2019年结束的单人穿越北极圈,在户外圈,这个四川小伙算是不折不扣的“疯狂”。

  5个月“急行军”,4个半月“画地为牢”,为了不“坐吃山空”,骆垠材甚至捡起自学了10多年的日语,通过网络,远程上起了日语培训课,以补贴在异国他乡严重超标的预算。

  轮滑丝绸之路

  为了20米距离,折腾了4500公里

  从0到12000公里,从亚洲入境欧洲,骆垠材的“轮滑吉尼斯纪录”不得不因为疫情而中断。距离他原本计划的17000公里,差了整整5000公里。总共计划途经18个国家,也只完成了9个。在骆垠材一路使用的护照上,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他原定的18个国家行程中,只有9个国家的印章。

  这是他出发时未曾预料到的局面。“直到出发的时候,土库曼斯坦的过境签证都没有搞定。”骆垠材说,这意味着他需要在滑行途中,至少两次连夜返回北京递交资料、领取签证。而吉尼斯世界纪录官方平台最早给他的要求,滑行全程休息时间只能在14天之内。

  120公里、168公里、177公里……每天,因为不同的路况、天气和身体情况,骆垠材要滑行不同长度的路程。第一道“难关”,是因为要追平赶回北京办理签证耽误的时间,他在新疆境内,26小时冒着大雪,滑行了400公里。那也是骆垠材第一次借助了跟随车,以减轻负重、提高速度。

↑途经中国新疆。↑途经中国新疆。

  一路穿过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翻过冰天雪地的帕米尔高原。“因为土库曼斯坦的签证时间,必须要在2020年1月4日入境,所以也必须赶这个计划。”骆垠材说,一路还要应付签证和各种突发情况,几乎都在赶夜路。还好,顺利入境土库曼斯坦,但并不能松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