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眉山的汪女士,一度觉得自己的生命已没有意义:自己坐月子期间,不仅丈夫带走钱财私会第三者,还被第三者羞辱挑衅,她不堪受辱服药跳楼自杀。

  幸运的是,她多处骨折,并无生命危险。后来,她提起离婚,丈夫先是提刀上门威胁,后又虚构43万余元的夫妻共同债务。

  最终,在律师帮助下,汪女士如愿离婚。今年5月,她和前夫的共同住房终于更名到她的名下。对她来说,过去的生活终于翻篇了。6月16日,面对红星新闻记者,汪女士坦言,自己已经完全开始了新的生活。她和父母、女儿住在一起,上班、回家两点一线,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妇联等多个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女性遭家暴应及时使用法律武器维权,也需多方共同努力维护良好家庭关系。

  坐月子时 第三者来电羞辱挑衅

  ①她不堪受辱跳楼自尽

  6月15日,谈起过去,汪女士语气轻快,偶有哽咽,随后又很快释然。如今,她和父母住在一起,每天下班后就回家陪女儿、照顾女儿学习等。

  这种生活,十年前,她想都不敢想。

  十年前,汪女士经人介绍与前夫何某相识,两人于2010年6月登记结婚,育有一女。婚后不久,何某与昔日恋人周某发生婚外情,夫妻俩争吵不断,何某常离家出走……汪女士的不幸婚姻与遭遇曾进入眉山市中院、检察院、司法局、妇联以及眉山市法学会联合汇编的《眉山市第二届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十大典型案例》(以下简称《案例》)。

  据上述《案例》显示,2011年5月,何某回老家为长辈奔丧,并带走了汪女士用于坐月子的一万元,与情人周某约会多日。

  有一天,汪女士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一听,是周某打过来的。周某声称何某离家这几日均和她在一起,并对她予以羞辱挑衅。

  汪女士不堪受辱,当着丈夫何某的面服下安眠药,从三楼阳台跳下。后经医院诊断,汪女士的腰1椎体压缩性骨折、胸12椎体骨折、脊髓损伤,双脚多处骨折。

  在汪女士出院后,何某对她和女儿依然不闻不问,与多名女子关系暧昧。2013年,夫妻俩签订《婚内协议书》,商议由汪女士带女儿回眉山上学,何某继续在其母亲处(云南)打工,工资交由其母保管。

  2016年端午节,何某将汪女士手机拉入黑名单,再未联系。

  2018年3月27日,汪女士为了离婚申请法律援助,眉山市法律援助中心受理此案,指派四川维是律师事务所钟蓉律师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