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定华说,堆积的砂石有约10万立方米。

  2017年4月5日,在作出行政处罚前,夹江水务局委托第三方机构,对这些砂石进行过测量,认定超量开采53272.7立方米。“实际上总量有约10万立方米,我们是按交的10万元资源费开采。”高定华说,按现在100元/立方米的市场行情,价值约1000万元,“就算按5万多方算,也值500多万元。”

  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后,高定华和姜友安不服,于2017年6月1日向夹江县政府申请行政复议。7月26日,夹江县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夹江县水务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017年8月4日,高定华和姜友安向乐山市市中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夹江县水务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夹江县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

  判决:五方面理由 撤销处罚和复议决定

  法院审理认为,夹江县水务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违反法定程序,应予以撤销。具体理由有5条。

  首先,夹江县水务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未载明所认定的违法事实和证据,属于认定事实不清。

  其次,夹江县水务局未在《行政处罚事前告知书》中告知原告具体的违法事实,且该告知书中载明的理由和依据与《行政处罚决定书》中的不一致,属于未告知原告拟处罚理由和依据。

  第三,对原告提出的申辩,夹江县水务局应当进行复核,但在案证据无法证明该局对申辩进行了复核。

  第四,原告的采砂行为于2011年5月30日终了,夹江县水务局直至2017年4月才发现该行为违法,而《行政处罚法》规定“违法行为在二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同时,《行政处罚决定书》中适用的法律依据是2015年10月1日实施的《四川省河道采砂管理条例》,不能适用该条例处罚其实施之前就已终了的违法行为。

  第五,《行政处罚决定书》上告知原告3个月的起诉期限,而《行政处罚法》的相关规定是6个月,夹江县水务局告知原告诉权错误。

  法院撤销了行政处罚和复议决定。

  法院同时审理认为,鉴于夹江县水务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已经被撤销,夹江县政府作出维持该决定书的复议决定也应当予以撤销。

  2017年11月5日,乐山市市中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撤销了夹江县水务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夹江县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

  尴尬:胜诉近两年 当事人仍未拿回砂石

  判决生效后,高定华和姜友安松了口气。“但我们找到水务局,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两人向水务局提出自行处理堆放的砂石,但水务局答复“砂石还存在争议”。“法院的判决都生效了,还能有什么争议?”高定华说,至于是什么争议,水务局也没给一个明确说法,只是没有再催缴那30万元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