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票显示,交了10万方砂石资源费。

  办好证后,高定华和姜友安又找当地村民协商进场事宜。“答应修210米河堤、硬化1公里村道、修1公里排水沟、为另一条村道建设无偿提供砂石、承担公共抽水房电费等条件后,最终于2011年3月进场采砂。”高定华说,答应的这些事情后来都兑现了,共花了约170万元。

  处罚:停采近6年后 采的砂石被没收了

  根据姜友安办的《四川省河道采砂许可证》,现场监督管理单位为夹江县水务局。“开始开采后,他们经常来现场,看有没有违规开采。”高定华说,开采一直持续到2011年5月29日,也就是证件到期的前一天。2012年3月,水务局工作人员再次到场,对开采区河道整复进行了验收。同年5月25日,姜友安从水务局退回了2万元保证金。

  高定华说,开采10万方,是因为交了10万方的资源费。

  因为对当时市场行情不了解,加上对开采成本估计不足,高定华开采的砂石一直没有出售。“协调费用加开采成本,一共接近400万元。而按当时的行情,要亏差不多200万。”高定华和姜友安商议后,便一直将砂石放在租来的堆料场,准备等将来行情上涨后再卖。

  但两人等来的是一纸《行政处罚事前告知书》。2017年4月15日,夹江县水务局在告知书中称,姜友安涉嫌超量开采,拟对其罚款3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在认定申辩无效后,水务局于4月24日向姜友安送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实施罚款30万元、没收超量开采砂石53272。7立方米的处罚。此时,距开采停止已过去近6年。

  起诉:行政复议未果 起诉水务局和县政府

  10月30日,封面新闻记者在迎江乡见到了这些砂石,就在刚通车不久的夹江县城到木城镇的公路边。一处位于在双鱼村2组,一处位于在郭坪村2组,砂石表面长出的草已经有一人多高。高定华说,以前都是堆在双鱼村2组的,后来因为新建的夹木路经过堆场,就搬了一部分到郭坪村2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