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新闻记者 吴冰清 实习生 杨兰

  9月18日上午,广安华蓥市公安分局法制大队,堆满资料的办公桌旁,一个短发女警低着头,翻看着案卷。她眼睛离案卷仅十余厘米,一旁放着的眼镜,有瓶底厚。

  她是华蓥市公安局法制大队大队长任淑琴。坚守基层法制工作第一线29年,长期和堆积如山的案卷材料打交道,白天黑夜连轴转,她的眼镜度数从300多度升到了1300度。

  在同事们眼中,生活中的“任姐”,很好说话,但工作中的“任大队”,却“不近人情”,为此,她还自主研发了“公安行政案件均衡量罚系统”,破解“同案不同罚、同事不同罚”的执法难题。

  一年经手近600本案卷 入行后眼镜度数涨了1000度

  任淑琴的书柜、床头边、办公桌上,都放着各类法律书籍以及打印的法律规章和制度等资料。“国家法律随时都在调整和完善,我作为法制民警,必须加强学习,才能更好的开展工作。”任淑琴说。

  从1990年进入法制战线以来,任淑琴就未停止过学习。那时,非法律专业出身的她偶然接触到这一专业性极强的岗位,为了做好这份工作,她硬着头皮“啃”各种专业名词,自考了西南政法大学法律专业。1996年,她成了局里的法律“小博士“。

  在公安执法环节中,法制民警承担着审核监督、服务指导的重任,是防止冤假错案的一道重要防线。任淑琴的工作中没有刀光剑影,有的只是日复一日的一丝不苟。

  不管天晴下雨,节假日还是休息,只要一个电话打来,任淑琴便立即到岗,在办公桌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只为保证案件在法定时效内的及时审理和移送。

  法制大队任务繁重,最忙的时候,任淑琴一年经手的案卷有五六百本,最厚的案卷有200页。因为长时间阅卷,任淑琴换上了眼疾,鼻梁上的眼镜镜片越来越厚,度数从入行前的300度涨到了1300度。

  因为身体的关系,领导和家人都建议任淑琴换个岗位,她坦言,自己也不是没有动摇过,但最终,她还是选择留下。“这是我倾注了心血的职业,我希望能够一直秉持初心。”任淑琴说。

  谁来说情也不认 “从事法律工作只能‘无情无义’“

  在法制部门工作,难免有亲朋好友来说情的太多。对此,任淑琴煞费苦心,巧拒亲朋的说情100余次。

  曾经,一个长辈为一案子找她说情,她爽快地说了一句话:“您放心,一定按您老对我的要求办”。可事情结果出来,这位长辈气得够呛,任淑琴啥忙没帮。

  事后,任淑琴打电话给长辈解释,对方死活不接,她只得上门“负荆请罪”。“小时候,你不是要求我按原则办事吗?现在我按照法律的原则办事,实际上也是在落实你老对我的要求啊。”任淑琴一席话,长辈哭笑不得:“是啊,将心比心,你偏袒了一方,另一方就将蒙受委屈甚至是冤屈啊,孩子,你做得对!”

  在生活中,任淑琴是个随和的人,但一谈到工作,她只有“原则”二字。任淑琴说,自己也重感情,可我从事的是法律工作,只能做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一切只能按照法律办事。

  自主研发办案系统 破解同案不同罚难题

  2014年初,任淑琴在审一件行政案件时陷入了沉思:每个人对法律的理解不一样,难免在自由裁量时出现倾向性执法、选择性执法等情况,造成“同案不同罚、同事不同罚”等执法不公、执法不严等难题。

  如何破解这一难题,有效避免人情案、关系案,让执法更加公正?任淑琴冒出一个想法:制定行政案件均衡量罚工作规范。

  手里工作任务重,她就周末调研、晚上加班查阅资料。那段时间,任淑琴带着眼疾,白天黑夜连轴转,“经常看着看着资料,就凌晨了。”三个月后,她把一个十多页的《公安行政案件均衡量罚工作规范》交给领导。

  为把《工作规范》转化为办案系统,任淑琴又主动请缨,多次与软件公司商量,自主研发了“公安行政案件均衡量罚系统”。2015年6月,该系统在全市县级公安机关推广使用。

  这一创新成果,填补了从条款式自由裁量向规范化系统自动裁量的空白,实现了案件裁量由传统手工操作向现代信息系统运用的转变,并在全省法治公安建设会上作了经验交流。

  对任淑琴来说,自己抱病努力工作得到了最好的回报。“只要每一个执法活动、每一起案件都能体现公平正义,一切就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