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忧心事

  卫生防疫水平不够,养猪场怎么办

  “不补”的养殖户们在担心什么?“现在,你就是送我2000头猪苗,我都不会要。”8月16日下午,成都市新津县,记者见到养殖了20多年生猪的王兴(化名)。

  对生物安全防控的担忧,普遍存在于中小散户,他们对自身设施和技术“不自信”。

  8月13日,记者实地探访段夕文的养殖场所时,他先把拴在屋后的两只狗牵走,然后带着记者来到自家后院,这是一处靠近房后山坡的空地上的“偏偏房”,是一个用砖头和水泥砌成的简易养猪场,上用木料、瓦片和塑料薄膜覆盖遮挡,依稀可见石灰消毒的痕迹,在炎热的天气下,一股臭味飘散在空气中。

  遭遇损失的原因,段夕文归结于两方面,“一方面是高温天气极易滋生疾病,另一方面猪场太简陋了,基本上是‘靠天吃饭’,外面热里面就热、外面冷里面就冷。要建100多平方米的标准化养殖场,至少要投入10多万元,负担还是相对较重。”

  内江德康农牧有限公司及其发展的近60户家庭农场主,则完全是封闭式养猪。郭恒介绍,饲料车运送到厂区大门口后,并不入场也不进行人工搬运,通过管道将饲料注入饲料仓,再通过管道定量输送到厂区内猪槽上方的饲料管道上,对每头猪进行精准投喂。“对人也进行严格管控,常驻的有20多个工作人员,2个多月休假一次,休假回来后要进行严格消毒、隔离、检测后才能上岗。”

  饲料车或者社会车辆到达厂区大门,需要经过4道消毒检测关卡,分别设在距离大门约1。5公里、500米、50米、20米处。以第一道关卡标准洗消中心为例,大棚里设两道防线,“第一道门有两个房间,用温度达70℃的超高压热水冲洗机对车辆轮胎、顶棚、侧面、车窗等进行外部冲洗,再进入第二道烘干棚,用70℃再烘干半个小时。”

  其发展的家庭农场,建设标准也相对较高。“100头规模的标准化农场,投入要200万元,政府每30头将会补贴20万元。猪仔、饲料、技术、销售都是我们提供,我们有专门的片区专员对农场主进行指导和监控。”

  内江市市中区全安镇畜牧站站长雷智平干了20多年的畜牧工作,他认为与公司化经营相比,散户普遍面临技术和资金投入两大短板,粗放式经营,在异常天气和突发疫情下很难不遭受风险。

  一个大趋势

  倒逼产业转型升级,生猪生产需要标准化智能化

  生猪生产何时稳定?未来猪肉行情会怎么演变?这是大家都在关心的问题。

  “秋冬季来临,快到年底的时候,要做腊肉香肠,猪肉需求就更大了。”几乎所有的被访者都有这样的观点。

  “要尽快将相关政策措施落实到位,促进生猪养殖户尽快补栏。”四川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院长、国家生猪现代产业技术体系专家李学伟建议,各级政府在对养殖户进行适当补贴的基础上,要对所有养殖场所进行一次彻底的免费消毒工作,加强对养殖户生物安全防控方面的技术性指导,尽快恢复生猪养殖生产。

  随着“猪九条”的发布,各地已经行动起来。

  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按生猪产业化发展要求,要通过现代工业化生产,实现小农经济到产业经济的转变。

  四川农业大学副校长陈代文教授也认为,这次疫情将倒逼生猪产业转型升级,今后我省生猪养殖要建设成为高科技产业,在标准化、智能化方面需要大幅提升。

  李学伟则在表示赞同的同时,也对散户的作用进行了肯定,“我省是生猪大省,散户实际上还是养猪的主力,占至少60%以上。”李学伟介绍,大型现代农业公司也并不完全靠自身养殖,也会与农户合作。

  “出于资金压力和环保压力,大型公司一般是养殖母猪和种猪,大量育肥猪是采取‘公司+农场主’的方式,当然这些农场主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散户了。”李学伟表示,这正说明一般意义上的散户需要进化,向现代化标准养殖转变。

  刚刚出台的“猪九条”明确提出,通过“生猪标准化养殖”“屠宰加工标准化”等系列举措推动生猪产业转型升级。

  成都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已与新希望六和公司、巨星集团、正大集团、德康集团、温氏集团等养殖龙头企业进行对接洽谈,按照“产、加、销”一体化模式发展生猪产业。“目前,成都9个区(市)县正在抓紧落实养殖场建设用地选址工作。”